欢迎访问泰安文化网 今天是:

非物质文化遗产

您当前位置:泰安文化网 >> 文化资源 >> 非物质文化遗产 >> 浏览文章

打铁声声传百年

添加时间:2016年11月23日 文章来源:泰山晚报 【字体:

本报记者 朱后廷 文 陈阳 图

打铁声声传百年

百年技艺以家族传承为主
    17 日一早天气晴朗,在化马湾乡茌家庄村东南角的一处院落内,时不时传出清脆的敲打声,为这个安静的村庄平添了几分活力。
    院子中,各种工具摆放的满满当当,高氏洪炉锻造技艺传承人高增伟正在准备利用在家的空闲时间,打造一些诸如菜刀、勺子等的生活用具,以便在第二天的集市上能卖个好价钱。
在回到老家之前,高增伟刚刚赶完上高集。在最近十几年的时间里,四下赶集成为高增伟谋生的重要方式,他所精心打造的各种生活用具都需要在集市上卖出去,才能够补贴家用。一直伴随高增伟的,是一辆三轮摩托车,上面装的是他洪炉锻造所使用的各种工具。
    大锤、小锤、铁砧、火炉、砂轮……这些工具最早的已经使用了近百年时间,传承到高增伟手中,他说,自己感受到的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化马湾乡的洪炉锻造技艺历史悠久,境内有远古冶铁遗址,这里自古就以出产铁匠而闻名。高增伟告诉记者,化马湾乡农耕文明的历史悠久灿烂,这也为洪炉锻造技艺提供了充足的市场需求。
高氏洪炉锻造技艺至今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传承主要以家族传承为主。
    “老一辈的人主要打造铁锨等农具为主,现在随着农业机械化的推广,原始农具的需求急剧减少,所以目前我们主要以打造厨房用具及铁艺为主。”高增伟告诉记者,目前他说生产的主要有菜刀、西瓜刀、大香炉等。

打铁声声传百年

千锤百炼才能出真正精品
    17 日当天,高增伟准备和父亲高荣勤合力打造一把菜刀。将火炉放在三轮车上,把铁砧架到一个有三个脚的木桩上固定,在高增伟忙着布置锻造中使用的工具时,父亲高荣勤则默契的在一旁开始用小锤敲打炭块。“别小看这个炭块,打铁过程中所需要的温度全部来自这个。煤炭要选择透亮的,不能含有硫磺等杂质的好炭,否则在高温中这些杂质会融到铁中,做出来的东西就不成了。”高荣勤逐一将煤炭敲成两三厘米的小块备用。高增伟在父亲敲打煤炭时,很快就将所用到的工具摆放好。眼前的火炉看上去非常简陋,一块长约一米宽30 厘米的铁板中间,放置着两块泥砖,两块泥砖中间镂空,地下有吹风机提供大量空气。高增伟拿来一张报纸点燃,覆盖上炭块,然后开启吹风机。在一阵浓烟过后,很快红红的火苗便升腾而起。
    高增伟随手从工具箱中找出一个长条钢块,然后径直放入燃烧的炭火中。不到两分钟,钢块已经被烧红,高增伟用火钳将钢块放到铁砧上,高荣勤手拿大锤、高增伟举起小锤,两人没有任何言语,默契地敲打起来。
    伴随着敲打声,发红的钢块慢慢冷却恢复正常颜色,经过一分钟左右,高增伟再次将钢块放入火炉中加热。
    如此反复十多次,钢块在敲打下逐渐变成薄薄的钢条。“都说好钢用在刀刃上,这块钢条一会就要做成刀刃。”将钢条裁剪成合适的尺寸,高增伟将其放在一旁,随手拿起一块铁板,重复钢块锤炼的过程。
    半个小时后,铁板初步捶打成型,高增伟要做的重要一步,是将钢条和铁板融合在一起。“这一步是考验一个铁匠是否合格的重要过程,要想成功最关键的是火候。”
    高增伟趁热将铁块的一边砸出一道深深的沟,然后将钢条放入砸实。两者初步融合后,高增伟再次将它们放入火炉中。几十年的锻造经验,让高增伟对火候的把握驾轻就熟。“铁块放入火里刚开始是红的,然后逐渐变白,等变白的时候温度就差不多了。”
    高增伟说,什么时候到达合适的温度要根据材质来判定,而这些经验需要常年累月的积累。“打铁这个手艺是干的时间越长越觉得难,大部分人一辈子都很难参透。”
    将颜色泛白的铁板拿出,随着父子两人的捶打,火星四溅,很快钢和铁在温度的作用下融合在一起。
    菜刀初步成形,高增伟用自制的砂轮打磨出刀刃和刀柄,然后进行最后一道工序——淬火。“这是个技术含量很高的活儿,淬火老了,铁器就不锋利,淬火嫩了铁器虽然锋利但容易损坏。”高增伟说,如何将淬火恰到好处,这便是铁匠的真经所在。
    经过几千次的捶打,几十次的反复回火,一把锋利的菜刀最终完成。

传承人仅剩一人面临失传
    从开始打造到最后成型,高增伟父子两人整整用去了 3 个多小时,而如果仅为高增伟一人完成,需要的时间更长。“一个熟练的铁匠一天最多也就打三四把菜刀,和现代机器加工相比效率很低。”由于蕴含了大量的人工,高增伟所卖菜刀的价格相对较高,普通的几十元钱,贵的能达到上百元钱。“很多人一看这么贵就不买了,其实他们没看到我们背后付出的有多少,而且人工锻造的菜刀质量要比机器好得多。”
    效率低收益小,成为这门传统技艺生存的阻碍。1966年出生的高增伟初中毕业后便跟着父亲学习铁艺打造技术,在村庄附近为农户修理农机具。80年代初,高增伟到泰城学习首饰加工并以此为生,后因家庭原因回到家中重拾了打铁技艺,一直到现在。
    然而,随着现代化机器加工,传统手工锻造生存的空间越来越小,目前高氏洪炉锻造技艺的传承人仅有高增伟一人。高增伟曾经收过一个徒弟,在徒弟跟他学习了一段时间后,突然不干了。“自从徒弟结婚后再也没来学过,其实我知道,是因为收入太低没法养家糊口,他不得已才退出的。”高增伟说,手工锻造要求高,体力消耗大,现在的年轻人一般不愿意学习,如今传承面临困境。
    高增伟说,自己势单力薄,仅靠一个人很难撑起这门手艺,他目前最大的愿望是有人能愿意学习,他将毫无保留地教授。此外,高增伟想通过打制艺术水准较高的产品,在转型中得到更多人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