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泰安文化网 今天是:

精品鉴赏

您当前位置:泰安文化网 >> 文化资源 >> 精品鉴赏 >> 浏览文章

山东梆子小戏《招魂儿》获专家好评

添加时间:2016年11月16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山东梆子小戏《招魂儿》获专家好评   
    戏曲专家国家一级作曲高鼎铸、国家一级导演陈贻道、国家一级导演杨琨,观看2015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山东梆子小戏《招魂儿》演出后从专业角度分别做出评论。
    国家一级作曲高鼎铸:由泰安市山东梆子艺术研究院编排演出的小型现代戏《招魂儿》,是一出贴近现实、贴近群众,主题立意鲜明,演出样式新颖,富有艺术特色且观赏性较强的好戏。
    该剧描写了大云、二毛这一对农村夫妻离异与重新和好的故事。二毛因好赌使家庭致贫,从而导致家庭破裂。离异后的大云利用暗地帮助和当面激烈刺激的双重办法使二毛认识到自己所走的错误道路,从而改邪归正,决心重操做豆腐的旧业,夫妻和好,使破裂的家庭重得团圆。这是一出广大群众所喜闻乐见的小型轻喜剧剧目。
山东梆子小戏《招魂儿》获专家好评
    《招魂儿》虽为小戏,但结构完整,故事情节发展流畅。该剧的思想内容积极向上,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是一部具有正能量的艺术作品。它非常贴近农村的现实生活,非常贴近最基层的老百姓。家庭是社会的细胞,一个家庭的安定对社会的安定团结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移风易俗,去掉象赌博、迷信等一些旧社会遗留下的不良风气,使人们树立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当前仍然是在广大农村中加强经济和文化建设的重要任务。该剧中没有口号式的舞台语言,没有说教性的台词,语言质朴无华,所以说这个戏非常接地气,并且富有浓郁的乡村气息和地域特色。
    该剧演出样式新颖,二度创作充分利用了戏曲的表演手段。不仅两个主要演员的表演轻盈灵巧,载歌载舞,增加的四个群众演员,一会儿扮狗,一会儿与角色对话,并且自然灵动的操作舞台布景的流动变化,使整个舞台活灵活现,这种舞台呈现方式,既保持了传统戏曲的基本风格,又有所创新和发展,不仅突出了该剧的主题,同时也增加了该剧的喜剧色彩和观赏性。
    该剧的舞美设计和导演对景片的运用也值得赞扬。该剧的舞台美术只运用了四块景片,简单明了。通过景片的不同组合呈现出舞台场景的不同变化。而这些变化都围绕着一个“家”字在做文章。景片的分散意味着一个家庭的破裂,而景片的组合则体现了一个家庭的团圆的回归。简单的舞台美术,不仅丰富了观众的视觉,更重要的是对突出该剧的主题思想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收到了良好的艺术效果。
    另一方面,该剧对于轻喜剧风格的把握做的较好,从整体上讲既不把他搞成闹剧,但又觉得整个舞台表演诙谐可笑,不觉得呆板,始终维持着一种轻喜剧的表现风格,这也增强这个戏的观赏性。
    该剧的语言通俗易懂,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和乡土气息。唱腔音乐在保持山东梆子基本风格特色的基础上,做了一定的改革和创新。结合戏剧情节和人物感情的需要,合理的安排了各种不同的唱腔板式和形象音乐,对人物形象的塑造和该剧演出风格的确立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希望通过不断的演出实践和进一步的加工修改,使这一剧目得到进一步的提高,使其成为更加优秀的精品力作。
 
    国家一级导演陈贻道:这是一出反应农村因赌博妻离子散, 家的亲情召换着浪子回头的山东梆子小戏曲。
    二毛,大云青梅竹马夫妻恩爱有加,二毛承祖传豆腐手艺远近有名,日子过的蜜甜。因染上赌博的恶习,夫妻分手,但家的亲情维系着他们,各自还暗暗念着对方。二毛以大云家的黄狗作引线,引来了大云,大云真诚的苦诉召唤着浪子的归途,二毛欲断手发誓痛改前非重整祖业。
    是什么使赌徒归来?是割不断的家的亲情!作品的思想鲜明。
    艺术形式有新意,歌队的出出进进载歌载舞的意向表达:交流,代言,进入戏剧情境;景物的活动灵巧,丰富了可看性。
    两个演员表演生活淳朴,唱腔,情感到位。
    音乐机趣幽默,高亢激昂不失委婉细腻。
    《招魂儿》是一出好戏。
    国家一级导演杨琨:《招魂儿》是一出立意好,接地气,新颖独特的小戏。
      小戏通过二毛、大云和他们家的狗--大黄之间的纠葛,揭示了赌徒二毛悔过自新的心理过程。二毛对自己过去的悔恨,妻子大云的善良和真情以及他们对家,对孩子,对他们家的狗--大黄的那份深深的眷恋,构成了一出立意深刻,弘扬正能量,歌颂新农村新风尚好看的地方戏曲小戏
    小戏二度创作好,形式新颖独特。运用象征的手法,四个女演员且歌且舞,即揭示了人物的内心,深化了主题,又增加了戏剧的可看性。演员的表演热情生动,朴实自然,彰显了山东梆子地方戏曲的魅力。山东梆子小戏《招魂儿》是一出生动的、好看的、受观众欢迎好戏。